简体中文 | English
中国赤水欢迎您!
 
博文中学两位校长
(作者系遵义师范学院副教授、贵州美学学会理事)
作者:刘庆光 来源:文联 发表时间:2014-01-06 点击次数:52343


私立博文中学是1943年秋季在赤水开办的一所完全中学,1951年并入赤水中学。学校遵循“博我以文,约我以礼”的办学宗旨,以“成绩标准化之智力建设,操行生活化之德力建设,环境教育化之物理教育”为目标,采取“有教无类”的教务工作原则,“导之以礼仪,传之以师法”,虽然独立署名办学时间仅九年,却为黔北川南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博文”之名深深印人赤水和黔北川南人民心中。博文中学的毕业生,分布广泛。他们为报效祖国,报效乡梓,在祖国建设事业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苟克家,亦名克嘉,号伯庭。1905年出生于赤水县城。少时就读

于四川省立江安中学,后随舅父段雪笙去上海大学,受到党的教育,并入了党,参加了党领导的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与同乡同学袁惠畴参加上海大学支援“二七”工人大罢工,被追捕。革命失败后,组织遭受破坏,遂回赤水任教于县立女子中学,乡村师范,利用课堂教学传播进步思想,并将带回家的大量中外进步书刊在青年中广泛传阅,影响深远。

1934年和1935年,二十五军副军长侯之担以共党嫌疑,两次欲杀害苟克家,幸得当地开明人士妥善保护,得免于难。

1943年,赤水私立博文中学成立,苟克家被该校董事会推举为首任校长。苟克家聘任的教师,多为上海大学的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当时,全国统一校训是“礼义廉耻”,博文中学也不能例外。苟克家虽与党失去联系,仍忠心一片,支持秦川(克家的六弟,原名克宽,曾任《人民日报》总编辑)去陕北参加革命。并为北方左翼作家联盟的刊物《榴火文艺》翻译俄国著名诗人尼克拉索夫关于十二月革命党人的长诗,苏联大作家肖洛霍夫的《被开垦的处女地》。面对国民党的统一校训,苟克家不计个人安危,公开大唱反调。他在给校董会和师生的公开信上虽然仍以“礼义廉耻”为博文校训,但却做了新的解释。他写道:“礼者,百善之所彰,百恶之所防也;学生在校,应养成明礼之习惯;做到爱学校,尊师长,亲贤良。义者,百行之所由,百恶之所止也;学生在校,应养成知义之习惯,做到重学业,戒侥幸,勤习作。廉者,百善之所成,百恶之所戒也;学生在校,应养成知廉之习惯;做到明公私,符信守,惜物资。耻者,百行之所轫,百恶之所杜也;学生在校,应养成知廉之习惯;做到立大志,知勤奋,重规律。”并要求教师以此训导学生。如此明目张胆的言论,是要被杀头坐牢的。鉴于苟在赤水的声望,校董会、地方人士和师生的认同,国民党县党部奈何他不得。

解放后,苟克家任县人民委员会委员,协助开展统战工作。县人民政府成立后,参与文化教育工作,首任文教科副科长。1953年调遵义四中任教。晚年担任赤水县志编委员会委员兼办公室主任,为县志、党史撰写回忆录和整理历史资料10余万字。

1985年苟克家病故于赤水。

笔者不忍心写老校长在荒唐年代遭苦受难的惨景。引用郗仁杰的诗句概括苟校长的一生:“苟老高风亮节君,牢房坐坏不诬人。阳光照耀冰雪化,磊落光明个个尊。”

赤水博文中学第二任校长是为革命光荣献身的王文荦,赤水人,中央大学教育系毕业。第三任校长陈光颖(1950年2月至1951年3月)。陈校长毕业于大夏大学中文系,曾任大夏大学助教。张明馨在文章中说:“陈校长思想活跃,开拓进取,带领和团结全校师生员工,坚决贯彻党和政府的政策,努力办好学校。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亲自上课,是大家公认的好校长。”陈光颖任博文中学校长,虽仅一年多,但他的教育思想十分新颖实在,对当时赤水教育界的影响是很大的,得到赤水县委和政府的肯定和赞扬。他的办学思想概括起来就是:以德育为先导,德、智、体、能全面发展,坚持教育的时代特征,引导学生勤奋好学,联系实际,树立良好的校风、教风和学风。从政治上,学习上,生活上多方面关爱学生,将思想政治教育放在首位,积极引导学生参与社会政治实践活动,注意对学生知识社会实践能力的培养和提高。明确提出教育为工农兵服务,为新中国培养建设人才。

1951年春,为更好的发展赤水教育事业,赤水中学和博文中学合并为赤水中学,原赤中校长袁沉颖任校长,原博文中学校长陈光颖任副校长。陈光颖1957年反右后受尽迫害,平反后各方奔波为桐梓县电视大学分校作出贡献;多次评为桐梓县拥军模范。2007年病逝。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遵义四中汇集了黔北优秀教师。文科老师常识渊博,评古论今,言谈风趣,绘声绘色;理科老师讲课逻辑严谨,概念明确,条分缕析,论证精辟。听当时四中老师讲课,的确是一种美的享受,仿佛在知识的海洋中漫游。苟克家先生和陈光颖先生都由赤水调遵义四中。1953年笔者考入遵义四中高一四班,有幸当班长,经常与班主任陈光颖先生接触。陈老师讲课声音洪亮,浓浓的赤水口音,形象生动。分析课文,恰到好处;教书之余还常向外投稿。受陈老师的影响,我第一次向《贵州体育报》写稿,标题是“骄兵必败”,当时不敢用真名,发表时用笔名“颖颖”,含义是感谢光颖老师的引路之恩。此后我更加喜欢陈老师讲语文课;他分析闻一多先生的作品时,感情充沛。充分肯定闻一多的作品表现了对祖国的深挚的感情,对黑暗现实的憎恶和抗议。半个世纪过去了,陈老师那洪亮的声音仍响在耳边;闻一多教授那高大的形象仍激励着我努力奋斗。

陈老师精心解读了鲁迅先生作品,强调《狂人日记》奠定了新文学运动的基石。陈老师的讲课使学生深受感动,用鲁迅先生的名言作座右铭,“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儒子牛”。我立志学习好语文课,一定要考大学中文系。后来我果真考上大学中文系,在工作后查阅资料时,才看见陈老师发表的好几篇研究鲁迅先生的论文,有的文章还刊登在日本的学术刊物上。我从心底更加敬佩陈老师。2002年笔者的散文集《亲情·友情·乡情》出版后,得到专家与读者的好评。老师收到书和评价文章后回信给予肯定,并鼓励写出更好的作品。至今,我还珍藏着先生的亲笔信。

陈老师当班主任时,关心学生。一次组织班上同学去野外游玩,他还请大家在农民家中吃饭。其实,陈老师家中经济紧张,记得下雨天,他的雨具是个大斗篷,裤脚挽得高高的。每逢下雨天,我眼前还浮现出陈老师冒雨上课的情景。

笔者两次走赤水,先后采访了博文中学老校友梁云星和张明馨先生。认为苟、陈二位校长有很多共同之处。梁云星书写的对联表达了大家的心里话:“为乡梓,为人民,茹苦含辛,一世德行壮青史。爱学生,爱教育,鞠躬尽瘁,满门桃李怀苟公。”张明馨先生写的挽联,抒发了30万赤水人对两位校长的崇敬之情。“娄山举哀,数岭松涛同悲恸,远近翠柏敬肃立,魂留新乡迎灵杰。

赤水静泣,两岸悬瀑皆披孝,连绵青竹默低头,梦辞故土失英才。”


     下一篇:习水河畔官渡镇的来历传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