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中国赤水欢迎您!
 
救助杨勇将军的陈国藩
作者:董文君 来源: 发表时间:2011-11-03 点击次数:94330


中国有句古话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请读者看完下面这段真人真事,便知道这个道理了。

1935年1月27—28日,红一方面军在青杠坡,复兴场,元厚和赤水天台乡黄皮洞与国民党川军激战后,于29日红一面军分别在土城,元厚,风溪口,丙安等地,全部西渡赤水河(这就是一渡赤水),进入四川南部迅猛前进。

此次战斗也有个别红军散留下来,隐藏在老百姓家。直到一九四九年十二月赤水解放后,区组织武工队,他们为了保护红色政权,立即站出来参加革命。如周树林老红军,后来还是老残院院长,七区(现习水县隆兴镇)的宋家通,元厚五区的赖树民红军也参加了工作,还有个别意志坚强者,不怕吃苦,也不怕流血牺牲,掉了队,想方设法找部队跟上。

黄陂洞战斗后,有一位受了伤的红军战士跟不上大军前进,于元月28—29两日内,设法躲藏在一家牛棚上面的谷草堆里,只留出了头部。当天晚上一位名叫陈昌文的长工拿谷草喂牛,发现了人头,他没有出声,把牛喂后转回去向主人回报。这位主人就是赤水仁怀厅第一区区长陈国藩(现赤水市文化天台两镇地),他当时很惊疑,和工人一起去看个究竟。陈去到牛棚确实看见了人头,就用亲切的口吻,向这个人说,你出来,不要怕,有什么事慢慢的讲。这位受了伤的红军就壮着胆子出来了。陈国藩一看,他身上穿的是一件陈旧破烂的军衣,打着绑腿,穿着草鞋,又看见他身上受了伤。这时陈区长知道他是受了伤的红军,头脑里忽然轰隆轰隆的响起来,反问自己,留还是除,这如何是好,想到不除,红军是上方(国民党)追捕消灭的敌人,留下来是个后患,除了他是个活生生带了伤的战士,我不能趁人之危,毁灭他,人还是要有良心才好。经过一番踌躇之后,叫工人扶着受伤的战士到家里去,给他水洗脸洗手足,做饭给他吃,给他吃药和包扎。晚上安排他在一个放红薯的大坑里,放上厚厚的稻草,给他被子盖着,白天就睡在坑里养伤,每天给他换药吃药。因为他家来往人多,为了避免他人知道,所以就这样安排。并向家人和工人打招呼,此事不能向任何人声张,否则后患无穷。

事隔几天之后,红军战士伤势好转,提出告别主人跟上部队。陈也想到既然如此,久留将会对自己不利,于是同意战士的请求,拿衣服给红军换了,并给他路费,还护送出他管辖的范围,就这样结束了此事。

时隔十四年之后,赤水和全国一样,于一九四九年十二月解放,成立了人民政府,经过清匪,反霸,减租退押,组织农会,给农民撑腰,在查田评产的基础上进行了土地改革。五一年下半年,一二区(现在的复兴天台镇)是第一期土改,陈国藩被划为地主又是伪区乡人员,是被管制的对象。

一九五三年的春天,贵州省政治部主任打电话找县民政科,办事员接了电话,话筒传来声音,问:你们科长在吗?叫他接电话。回答:在。办事员立即把话筒递给朱科长,科长回答我是民政科负责人。上面讲我是政治部石兴安,(政治部主任),你们赤水有个名叫陈国藩的人,现是否健在,如在,他在1935年元月黄陂洞战斗后,救助过红军有功,要适当安置。

电话后急向县委书记陈彬,请示汇报。当时县委表态,要他认真调查,了解,在,就要安置。朱科长通过本城查找,最后访问到知名人氏,贾训能(贾若瑜将军的父亲)和董尊武二位老医师,说陈健在,是个医生会医病,在天台乡十保(划小乡前的属地),五皇庙进去黄角湾大路湾折进,长春园居住。随后派县委通讯员姜弟发同志通过乡村到陈国藩家通知,要他到赤水县政府报到。陈不知道何事,又看到是一位警卫人员,心里压得紧紧的,忧虑万分,他想道自己是地主,又是伪区乡人员,再有天大的事,还得自己去承担,与家人商议,并作了后事安排。他身穿破烂衣服,背上一个破旧不堪的行李包,在村乡开了个路条,徒步到了赤水县政府门口,卫兵问他,:你找谁?他把路条给卫兵,并说明来意,卫兵通报说:陈国藩来了,“叫他进来”,

陈国藩壮着胆子进去了,接待他的是民政科科长朱非墨同志。朱老干于1949年5月参军至1989年在赤水县供销联社离休。他是50年和周明道,韩柳銯等一起来赤工作较早的一批同志,现年87岁,目前身体健壮,他又是这批同志中尚存的一位老干部。享受副县级待遇。接待时朱科长问道:你是陈国藩吗?答:是。立即叫他放下行李,给他倒开水,请他坐下,慢慢的对他讲,民国二十三年(1935年)。黄陂洞战斗后你救助了一位红军,你立了大功。全国解放后,党和政府有规定,凡是过去对党对红军做过有益事的人,都要妥善安置。你现在就不能走了,你的身份(地主)由当地政府宣布撤销,(后定为小土地出租)。这是给你的衣服去把澡洗了换上,吃住下来,这时陈国藩紧张的心情,忽然开朗了,并感谢党和政府的关怀。

后来他当选为赤水县第一,二届政协委员会(1955年4月至1959年12月)特邀人士代表。并担任赤水人代会和政协的秘书,接罗浩洪的职务。工作一段时间后,他因年老体衰把秘书工作交给戴象天同志。给他养老金退休安度晚年了。直到一九五九年病逝享年71岁。

据知情人士讲,陈国藩救的红军战士就是后来在贵州当省主席和在中央军委工作担任领导的杨勇将军。

为此特赋诗三首,以表情怀:

人心好歹不平常,     善恶当前大考场。

世上阴阳分正反,     是非果断国藩强。

红军英勇打川军,     激战黄陂把命拼。

二八凌晨肉博战,     受伤将士续长征。

我写诗篇赞国藩,     陈公在世不非凡。

区长敢把红军救,     十人九个心胆寒。

上述资料是陈国藩生前向当地群众摆谈的经过,根据董学超口述,经调查收集证理而成此文。

编辑:赤子   责任编辑:曾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