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中国赤水欢迎您!
 
赤水老城沓沓街
作者:黄江涛 来源: 发表时间:2018-09-11 点击次数:939


十年前我在赤水城里住过一段时间,从河滨路回家时曾从东门坡的老街经过。看到的街道陈旧,有些板壁甚至破烂,心底很当心这样的老街容易消逝:要么被拆除重新修建现代化的钢筋混凝土大厦,要么被彻底清除栽种花草树木为城市增添绿化园地。

今年暑假,我带着女儿又一次来到赤水,从东门码头出发,发现十年前的东门坡老街竟然返老还童:古街道肢体硬朗了,气质高雅了,虽然外形还是显得古老、朴实。古街的石板街面清洁、木质墙壁上漆、老式砖瓦根本不存在丝丝缝缝。老街有了正规的学名叫石沓沓街,人在石沓沓街上走,仿佛穿回到了明清时代。

刚走几步,一个楠竹筒筒组合成的滴水器械吸引住了我。走过去一看,楠竹器械下面还有一个小水池。几个小孩用一个有柄的楠竹筒从水池里舀水倒在滴水器械里。小孩倒进几筒水后,滴水器械上面竹筒水满,水就沿着竹子制成的短水管一节一节地流淌下来。舀水筒中间插着竹柄,只有把握好竹柄的角度,舀水筒里的水才不倾斜溢出。几个小孩最先是争着舀水,后来排成了队一个挨一个地舀水,天真快乐地享受着这原始而又隐藏智慧的游戏。

我用脚板亲吻着宽宽石级梯子往前走,看见了两扇圆磨石合成的石磨,石磨紧贴磨槽。我小时候用过石磨推豆花推汤圆,这个石磨,勾起了我儿时的记忆。两个戴着红五角星帽子的少年从老街的上面走来,他俩穿着绿色的,没有肩章领章的解放军军服,一人背着一个箱子,箱子里盛放有绿豆冰糕。我买了一支绿豆冰糕,甜甜的,腻腻的,清凉极了,爽口极了。脚下的石板梯子又宽阔又干净,还有在整块石头上凿打出来的石板梯子。石板街道两边的木板房子的门窗井然有序,门有双扇的,有单扇的,多数是双扇的。窗是木格子窗,这些木格子交错搭配,组合成一组组规则的图案。有几户人家还把窗格子用短木棒支起来,窗格子、短木棒就和窗户组成一个三角形,为古老的木板房增添了更多的人气。堂屋门都是双扇门,门又高又大,门前磊砌石阶,门两边雕刻麒麟狮子饕餮之类的奇神怪兽。这些雕刻形神俱备、相貌狰狞,但是即使小孩子看着也不感觉害怕。咦,古代的能工巧匠真是了不起啊!沓沓街的板壁房子依着斜坡修建,同一户人家两三间屋子对出来的庭院就不平整。修建街道的人就在低矮之地上修建木条走廊。木条走廊离街面不高,支起来悬在空中,和高一些的地面庭院连在了一起。着衬衫的帅哥,穿旗袍的少女喜欢站在悬起来的木条走廊上留影,或头倚栏杆,或双手牵连,朝气蓬勃的他们个个都是面带微笑,眼含幸福。

有些老店铺门前还遗留着完整石头打凿出来的水缸。水是生命之源,在没有安装自来水管以前,用不渗透水的大石头水缸盛满一大缸缸水,是很有必要的。现在,这些石头水缸本来也是功成名就,该光荣退休了,他们依然积极响应沓沓街设计者的号召出来为游人们服务。水缸们默默无闻地坐在门前,设计者在水缸里盛放大半缸缸水,种上一两支睡莲、水葫芦之类的水生植物,放几尾颜色不同的金鱼,还配有进水和出水的自来水管闸阀。一个年轻的妈妈带着一岁多的幼儿扒在水缸边上看这个“如鱼得水池”,小孩儿用胖嘟嘟的小手指着自由活泼的金鱼说些简单的话:“妈妈,鱼儿摆摆!妈妈,鱼儿摆摆!”

老街店铺,店主人的服务也多数是传统的。有制作油纸伞的,有贩卖赤水土特产的,有开茶馆酒店的,有贩卖竹子工艺品的,有开书画服务店的,有开音乐酒吧的,有教人制作陶器的,有贩卖手工辣椒面的……,少年儿童们喜欢到教人制作陶器的店铺玩耍,他们把一团团像泥巴样的半粘物质放进模具里,随着模具机器的运转,一会儿就会制作出形状不同的陶器泥胚出来,既好玩,又能享受成功的喜悦。陶器店也不仅仅是教人制作陶器,客人还可以选买各种各样的小巧玲珑的手工艺品,还可以登上木板梯子上楼喝茶聊天。楼上有冷暖空调为你调节气温,各个温馨小屋间有竹编帘子隔着,各个喝茶单元有被椅子围聚的桌子界着。我女儿用电话邀约了她的四五个高中同学围着一张心形桌子喝了半个小时的饮料,服务员告诉我们免费的无线上网密码,还为我们捧出几本图画版的搞笑书籍。我们很悠闲地倚靠在软皮椅子上,时而上网聊天,时而呷口饮料,时而翻翻书籍,时而随心交谈,感觉真的很惬意。

石沓沓街店铺的广告设计也很有特色:有在旗子上写字随风飘舞的,有在门帘上写字垂直悬挂的,有在门框上粘贴对联显得凝重华贵的。其中,有一家茶馆的对联我觉得很有意思,上联是“贵人闲聚聚贤阁”,下联是“达官茗茶察民生”,横批是“聚贤阁”。在赤水方言中,茗和民是同音字,两联巧用两组同音字,表达了赤水地区贤人荟萃,风清气正的意思。

几乎每一间老店铺都在开门营业,有一家老店铺却寂寥无人。走近一看,原来这是一间开着两扇大门的轩敞屋子。这两扇大门接近普通老房屋的两层楼那么高,这两扇大门的两侧还各开设有一扇小门,只是两扇小门是关闭着的。跨过门槛进去,这是一间高大清洁的屋子,在屋子的正中立着一个半人高的抽屉桌子,紧靠桌子是一张近人高的案几。再往里走,原来里面是一个三合头院子,刚才这间放着桌子和案几的轩敞屋子只是厢房的一间屋子而已。走进三合头院子,里面的院坝很是宽敞,院坝面上镶嵌着青石板,青石板既规则,又干净。青石板坝子与水泥坝子相比,青石板坝子使用寿命更长,而且石板结缝处能够帮助涨水天洪水的泄漏。沿着青石板的台阶拾级而上,到了宽宽的庭院。庭院与院坝的不同之处在于,庭院上面盖有椽子和瓦片,在庭院里休憩,既无阳光的暴晒,更无雨雪的打扰,清风送爽,光亮满满。庭院里支撑檩子的房柱子粗得要一个成年人才能合抱过来。正向房子共有三间屋子,中间那间是堂屋。站在庭院上,从堂屋木板墙壁的木格窗子里望进去,堂屋比刚进门的那间双扇门屋子更加宽敞,里面放置的香案比高个子成年男士还要高很多。是的,石沓沓街虽然是木架板壁房子,但这些板壁房子都没有低矮的感觉,三楼甚至四楼的两三架房子耸向空中,房内四根或者五根木头连成的柱子处理得大小一致,均匀笔直,稳稳地托举着房顶上的檩条和瓦片。

如同幸福的时光显得偏短一样,走在石沓沓街上也许你会涌出轻微的遗憾:这么美丽而让人联想回忆的古街,怎么就不能再扩建长一点呢?不想走,是吗?那我就请你留下来,再好好欣赏石沓沓街吧。悦耳柔美的音乐响起,音乐是动听的,又是轻柔的,银蛇般的道道水雾从沓沓街的暗藏穴孔里弥漫开来,和柔美的乐音交汇融合:仙乐声声、袅袅娜娜,灯火斑斓、人影婆娑,真真切切犹如游览在仙境中了。敲着更帮的中年更夫、衣着古人服装的帅哥美女、神情凝重的穿黑制服的保安、与国人相貌同中有异的外国友人,他们或粗犷或甜美靓丽了沓沓街,同时又不约而同地欣赏赞叹着沓沓街的美。你看,每一个细节都美啊:墙上挂着金黄的玉米棒子,门框边串着红红的辣椒,门楣上方还有包皮的浅红的大蒜,空中通过丝线倒挂绽放起来的五颜六色的小花伞,屋檐下悬吊着灯花灼灼的红灯笼,小院子里种植着睁眼睛的指甲花,最隐蔽的角落也舒展着绿油油叶子的魔芋……

女儿用手机把沓沓街的美景拍摄成图片发在朋友圈里。女儿的朋友在朋友圈里欣赏到这些图片后询问:“你们到云南丽江旅游了?”嘿,女儿的朋友们或许还不知道啊,美丽的古城老街,难道仅仅是云南丽江才有吗?贵州赤水也有,只是赤水的古城老街,与云南丽江的古城老街异中有同罢了。

女儿问我:“爸爸,作为一个小县城,赤水的古城老街为什么也这么美呢?”我回答她,我和她刚刚进入石沓沓街的时候,石沓沓街小广场的旁边,斜着修建的那尊雕梁画栋戏楼对面的文字牌介绍:贵州本不产盐,贵州人吃盐巴要从四川运进。在公路、铁路等现代化的交通设施开通之前,四川的盐巴用木船通过赤水河水运进入贵州,赤水港是贵州最大的水上码头,古城赤水,那个时候是贵州最忙碌最繁华的城镇之一也就理所当然了。

 

(编辑:张伦光  责任编辑:杨苇亦)


     下一篇:秋染山乡 返回顶部